【关于我被卷入不良的那些事】(28) - 狠狠的撸在线视频_狠狠的撸手机在线播放_狠狠的撸在线电影
当前位置:首页  »  明星校园  »  【关于我被卷入不良的那些事】(28)

【关于我被卷入不良的那些事】(28)

  第二十八章
 
  我和张灵儿之间的问题终于成功解决,我们之间的关系也回到了最初的样子, 不,经过这次变故之后,张灵儿好像变得比之前要更加粘我了,比如说现在…… 
  「哥,哥哥,老哥,亲爱的哥哥……」
 
  「……」
 
  张灵儿的叫喊声一直在我的耳旁回荡着,像一只蜜蜂一样「嗡嗡嗡」的。真 的超级烦,我不由的捏紧了拳头,额头上都冒出了青筋。
 
  要说为什么我会觉得烦呢?
 
  「喂!张灵儿,你够了啊!能不能别在厕所门口叫唤啊!我都蹲了快半个小 时了,被你吵的一点都没拉出来啊!」
 
  「啊?已经快半个小时了吗?哥,快点出来啊,拉不出来就算啦。」
 
  「我……」我只能默默扶额了。
 
  没错,张灵儿就是这样粘着我的,在家里基本上是步步紧跟着我,我到哪, 她就跟到哪。沙发上她趴在我身上看电视,餐桌旁她坐在我腿上吃东西,卫生间 她贴在我腋下洗漱,就连睡觉的时候都要跟我一起睡。不过那次被我以死相逼后 她才没有爬到我床上来,而是乖乖的回自己房间去了。我在家里唯一可以暂时远 离她的地方就是厕所里了,可就算是这样她也要蹲在门口一直叫唤着我,搞的我 都快神经衰弱了。
 
  到最后我还是没有拉出来,拖着酸麻不已的双腿走出卫生间,张灵儿这家伙 竟然还站在那对我傻笑。当时我就想直接给她脑袋上来一下,可是这丫头看见我 的动作后竟然没有要躲的意思,反而是扑到了我的身上,拉近我们之间的距离。 
  「哥,想敲你就敲吧,我不会躲的。」张灵儿把脸埋在我的胸口上可怜兮兮 的望着我,那水汪汪的大眼睛流转着一丝水光,看着就像一只苦苦等待收养的流 浪猫一样,看的我怪不好意思的。
 
  「唉……」叹息一声,我只能收手作罢了。
 
  「嘻嘻,我就知道老哥舍不得敲我。」张灵儿这才露出了得逞的坏笑。 
  「……」混蛋!我就知道刚才可怜的样子是她装出来的。
 
  来到客厅,我一头栽到沙发上去。舒服的靠在沙发靠背上,我一边揉着还有 些发麻的双腿,一边沉浸在客厅空调的冷气中。刚才在厕所里蹲了老半天,这大 夏天的,一脑门汗使劲的往外窜,衣服都湿了半截。张灵儿见我坐下了,也赶紧 跟了过来,贴着我的屁股坐在了我的边上。
 
  「……」我不由的扭过头用一种极为蛋疼的眼神默默地看着张灵儿。
 
  搞啥啊,没看到我现在在散热啊!别贴着我啊!
 
  「嘻嘻。」对此,张灵儿只是冲我露出了一个傻傻的笑脸,就直接把我眼神 中的流露出来的意思给故意无视掉了。
 
  「唉……」对此我只能默默的叹了口气。
 
  「哥……」这时,张灵儿突然轻轻的叫了我一声。
 
  「干嘛?」我扭过头看着张灵儿。
 
  「你……」不知为何,张灵儿的表情似乎有些局促不安,她的眼神不由的直 往一边飘忽,还一边的捏着自己的衣角。
 
  看着张灵儿不安的样子,我不由的一愣,她竟然会在我面前露出这种弱气的 表情?这简直就是闻所未闻啊!这是要世界末日了吗?!
 
  可能是我震惊的样子的太夸张被张灵儿注意到了,她的视线移到了我的脸上, 发现我正一脸吃了苍蝇一样的表情后,立马察觉到了我心中失礼的想法,当下眉 头一锁,嘴巴一撅,直接一脚把我从沙发上踹了下去。
 
  「你干嘛啊!」我摔在地上,有些气恼的冲着张灵儿嚷嚷道。
 
  「你刚才在想很失礼的事情吧。」张灵儿白了我一眼。
 
  「额……」我立马不敢吭声了。心虚啊。有时候互相太了解了也不是一件好 事,光看表情就知道对方所想的东西。
 
  「那你刚才是准备对我说什么啊?」我抬起头不解的看着张灵儿。和地板接 触后我才发现瓷砖地板比起皮质沙发还要更加冰凉,干脆就这么直接坐在地上了, 夏天就是要图个清凉嘛。
 
  「额……」张灵儿原本还有些气鼓鼓的小脸瞬间垮了下来,不过似乎是被我 刚才那么一打岔让她心情不再那紧张了,她只是稍微吸了口气就坚定了眼神直直 的看向了我,「哥,你难道就不好奇我在学校里那……那个……」说到这里张灵 儿又有些紧张起来,说话都有些结巴起来。不过我也终于明白张灵儿的意思了, 原来她是在纠结这个啊。上次我和张灵儿的误会在学校解开,不过也因此让我得 知到了张灵儿在学校的一些真实情况,要知道我一直都以为张灵儿在学校是个乖 乖女的样子,毕竟她学习成绩那么好嘛,结果谁知道她在学校里面竟然那么凶残, 都收了自己的一个同学当狗,这可是我在小说里才能看到的展开啊。
 
  这让我对张灵儿在学校的到底是以什么形象展现给其他同学看的有了极大的 兴趣。不过我最终还是没有主动去追问张灵儿,让她把自己在学校的情况都告诉 我。我选择的是沉默,沉默的对待张灵儿的这件事,因为我觉得张灵儿在学校怎 么样是她的私事,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想被别人发现的另一面,既然张灵儿一开始 就没有告诉她在学校的表现就表示她并不想让我知道她在学校里的情况,对她来 说,这是她的秘密。既然如此我最好还是不要过多追问比较好,毕竟追问别人的 秘密最终只会让双方都很尴尬,我自己也有不想让张灵儿知道的秘密嘛。 
  想通了之后我才选择了闭口不谈,所以张灵儿此时才会十分忐忑的询问我吧, 这倒是我考虑不周,没有想到张灵儿会这么在意我的看法,早知道我应该直接告 诉她我心中的想法。
 
  「你放心,你如果不想说的话,我也不会多问的,我还没那么八卦。等到你 什么时候愿意告诉我了,我再打探也不迟啊。我能理解你的。」
 
  听了我的话,张灵儿的神情终于有些放松下来,由衷的说道,「哥,谢啦。」 
  「谢什么啊,这不是应该的嘛,搞得这么严肃干嘛。」看着张灵儿还有些拘 谨,我便故意做出一副夸张的样子来活跃气氛。
 
  「嘻,好好好,我不说谢谢了。」张灵儿终于重新露出了笑容,她把双手撑 在沙发边缘,微微伏下身子看着我,配合着我做出一副非常放松的样子,「哥, 你别说我是故意隐瞒你啊,我只是不想你被吓到而已。」
 
  「啊啊啊!别说了,你这样说的我突然好在意啊!」我故意十分夸张的抓了 抓头发。
 
  「哈哈哈,不过你放心,不管我在学校怎么样我都永远是你的妹妹。」张灵 儿突然认真起来的对我说道。
 
  「好好好。」我不由的露出了微笑。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间就到了要去上学的时候了,张灵儿直接走到玄关那去 换鞋,而我准备去撒泡尿再走。
 
  「哥,过来一下。」
 
  就在我刚准备进入厕所的时候张灵儿突然叫住了我。
 
  「哦。」反正我又不是尿急,只是稍微有点尿意而已,所以干脆先去张灵儿 那边看看到底是有什么事找我,再去上厕所。
 
  「干嘛?」来到玄关处,张灵儿正站在鞋柜旁微笑着看着我。
 
  「嘻嘻,哥,可不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啊。」
 
  「什么事?」
 
  「就是啊,」张灵儿笑眯眯的抬起一条腿来,「能不能帮我穿一下鞋?」 
  「哈?」我楞楞的看着张灵儿。
 
  「怎么,不行吗?」张灵儿见我发愣的样子有些不满的嘟了嘟嘴。
 
  「为什么要我帮你穿啊,你自己穿不行吗?」我不解的看着她。
 
  「嘻嘻,因为前几天都是哥哥帮我换的鞋,我都已经习惯了,现在突然要我 自己动手,我有点懒得动呢。」张灵儿相当不要脸的承认自己是在耍懒了。 
  「什么叫习惯了啊,说的好像我是专门给你换鞋的人一样。」我自然是没好 气的白了张灵儿一眼,「再说了,前几天帮你换鞋那是形式所迫,那时我只能听 你的话啊。」
 
  「好好好,」张灵儿相当敷衍的把我的话一笔带了过去,她冲我挑了挑秀眉, 故意在我眼前摇晃着她那白皙的美腿,裹在白袜子里的玉趾还一边不安分的扭动 着,吸引着我的视线,「那你现在愿不愿意帮妹妹这个忙呢?」
 
  「我……」我不由的咽了咽口水,心里有些抓痒的感觉。在张灵儿的故意挑 逗下我已经有些把持不住了,可是作为哥哥的一些矜持还是让我有些迟疑。 
  「恩?」张灵儿微微眯起眼睛,有些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哥哥连这点小忙 都不愿意帮助妹妹吗?」
 
  「我……」我继续作了一番思想斗争后,终于还是有些按耐不住心中的臆想 了,我想更加近距离的接触张灵儿的小脚,「好……好的。」便蹲了下去。 
  「嘻嘻,我就知道哥哥会答应我的。」张灵儿有些欢快的拍了拍手,她用脚 尖指了指一旁地上的一双白色的阿迪达斯的板鞋,「恩,就这双吧。来,哥哥, 帮我穿上。」说着,张灵儿故意把抬起来的脚直接踩到了我膝盖上,感受着自膝 盖上突然传来的脚底那柔软的触感,我的心里不由的一颤。
 
  由于我此时正深蹲在地上,膝盖离脑袋非常近,张灵儿的小脚踩在我的膝盖 上,白袜的趾尖几乎快要触到我的下巴,我甚至都可以隐隐的从张灵儿的小脚上 感受到一股淡淡的脚汗和体香混在一起的味道。我忍不住想用自己的下巴去触碰 张灵儿的脚尖,可是张灵儿却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一样突然把脚趾往回缩了一下, 让我扑了个空。
 
  「嘻嘻嘻,你在干嘛啊,哥哥。」看见我的样子,张灵儿有些忍不住的笑了 起来,「鞋在那呢,你一直盯着我的脚看干嘛?」
 
  「我……我哪盯着你的脚看啦……」张灵儿笑的我有些脸红,连忙别开了自 己的脸。
 
  「难道说哥哥的变态足控之魂爆发啦?想要舔自己妹妹的脚吗?」张灵儿有 些揶揄的看着我。
 
  「我……我才没有这样想。」我强迫自己不要受到张灵儿的干扰,我知道张 灵儿这是故意着在捉弄我,我才不想就这样轻易被她戏耍呢。
 
  拿起放在一旁的白色板鞋,我伸手把张灵儿踩在我膝盖上的脚握在了手里, 柔软的小脚捏起来就像是qq糖一样。张灵儿也没有故意为难我,把脚上的力道 完全收走,任由我捧着她的脚底,把鞋套在了她的脚上。
 
  左脚穿上鞋后,张灵儿把脚踩在地上扭了几下,似乎是在让鞋子更加合脚, 可是我却不由的心里微颤了一下。在这种近距离的视角之下,我的视线里就只有 张灵儿的这只脚,此时张灵儿的这个扭脚的动作看起来就特别的诱人,在我的眼 前仿佛被放慢了无数倍,我好想就这样变成张灵儿鞋底下的那块地板啊。 
  「哥。」张灵儿的声音突然从头上传了下来,我的心里不由的一惊,心中的 臆想瞬间吓的没影了。
 
  「干……干嘛?」我抬起头有些尴尬的看着张灵儿。
 
  「还有鞋带呢,帮我把鞋带系一下啊。」张灵儿不知是看出了我刚才心中所 想的事还是怎么的,脸上带着一抹怪异笑容。
 
  「哦……哦!」我有点不太敢和张灵儿对视,心虚的答复了一下之后就马上 低下了头。帮张灵儿把鞋带也系上后,又如法炮制的帮张灵儿把另外一只脚也穿 上了鞋,期间张灵儿都没有刻意的来捉弄我,这反而让我有点不太习惯,我都做 好了准备随时应对她的捉弄呢。
 
  「好啦,谢谢你啦哥哥。」见我帮她把鞋都穿好后,张灵儿伏下身子来在我 的侧脸上亲了一口,这让我整张脸都不由的红了起来。
 
  「不……不用谢啦……」我强装镇定的板着副脸,希望不让张灵儿看出我脸 上的动容,不然她估计又会笑出来的。
 
  「好啦好啦,帮你穿好鞋,现在你总该去上学了吧。」我拍了拍自己的衣服, 正准备站起来,可没想到张灵儿突然抬起腿把膝盖压在了我的肩膀上,阻止了我 起身的动作。
 
  「哥,再等等,我还没有奖励你帮我穿鞋呢。」张灵儿对我诡异的笑了笑, 我立刻感觉到了一丝不妙,可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张灵儿突然把压在我肩膀上的 腿往前一顶,就把我直接顶翻在地上。
 
  我四脚朝天的摔在地上,张灵儿径直走到我的两腿之间来,她对我可爱的眨 了眨眼睛,一边慢慢的抬起右脚来,「哥,作为帮我穿鞋的奖励,我就用这只穿 了鞋的脚来让你爽,到,升,天吧!」话音刚落,张灵儿的右脚就轻轻的踏在了 我的裆部上。
 
  「唔……」下体突然受到冲击,尽管张灵儿下脚已经非常轻柔了,但我还是 不由的轻哼了一声。
 
  「哈哈,哥,我还没开始你就叫啦。」张灵儿坏笑一声,故意假装准备往脚 下使力,吓得我连忙抓住了张灵儿的右脚。
 
  「别!别踩,求你了……」我拼命的压抑着自己心中的欲望,现在张灵儿只 是单纯的轻踏在我的下体上面还好,如果她开始用力,或者用鞋底开始磨蹭的话, 我绝对会忍不住的。
 
  「为什么别踩啊,变态的哥哥不是喜欢这样吗?」张灵儿故意做出一副不解 的样子看着我,想看我难堪的样子。
 
  「我……」我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因为我的内心深处的确是在强烈渴 求着张灵儿的踩踏,现在的我只不过是因为不好意思而表现出抗拒而已。 
  「所以说啊,哥哥就不要再假惺惺的装样子啦,其实你的心里很希望我能踩 你吧。」张灵儿一眼就看穿了我内心的想法,她毫不费力的踢开我的双手,脚下 开始用力,鞋底紧紧的碾压着我的下体开始慢慢摩擦起来。
 
  「啊……别……别踩……」随着张灵儿鞋底的慢慢刺激之下,我的肉棒不受 控制的硬了起来。
 
  「哈哈哈,什么别踩啊,哥哥可是爽的都硬起来了呢,」张灵儿自然感觉的 到自己脚下踩着的东西在一点一点的变大变硬,当下不由的露出了一丝戏谑的笑 容,「哥哥明明就觉得很爽是吧,别再口是心非啦。」
 
  「唔……我……我才没有唔……爽呢……」我嘴上还在逞强着,可是我脸上 由于性兴奋而泛起的潮红和越来越粗重的鼻息声早已出卖了我自己。
 
  「好好好,你没有,你没有。」看着我的样子,张灵儿忍不住笑了笑,但是 也没有再继续逗弄我,而是把精力放在了脚下。
 
  她时不时变换着脚法和力度,时而扭动脚腕左右碾压着我的下体,时而翘起 鞋尖用鞋跟那一块在我的龟头上旋动,时而快速抽动自己的脚在我的肉棒上前后 摩擦着。
 
  我只感觉自己的鸡巴被张灵儿的鞋底蹭的火辣辣,强烈的快感像火焰一样灼 烧着我的身体,让我浑身发热发麻。突然,一阵强烈的酥麻感自下体处传来,我 仿佛触电了一般不由自主的浑身抽搐了一下,精液瞬间喷涌而出。
 
  看见我的样子,张灵儿知道我已经出来了,便挪开了踩在我下体上的脚。我 的裆部明显的出现了一块潮湿的痕迹。
 
  「怎么样,是不是很爽啊。」张灵儿面露戏谑的神色看着我,「都尿了呢。」 
  「我……」我已经羞的完全说不出话了,整张脸通红通红的,就像是被煮过 一样。
 
  「好啦,这样奖励就算完成了。你自己清理一下,我就先走啦。」说完,张 灵儿就打开门走了出去,不过在马上要关上门的时候,张灵儿突然又把脑袋探了 进来,她对我做了一个隔空飞吻的动作然后说道,「哥,最喜欢你了!」说完, 张灵儿也不等我有所反应就赶紧带上了门。
 
  「……」看着张灵儿的样子,我只能笑着摇了摇头。
 
  张灵儿这几天确实是越来越粘我了,不过同时提升的还有一点,那就是捉弄 我的尺度也越来越大了。似乎是和我解开误会后让她对我也有了一些新认识,又 或者是她在知道我不会变成柳健那个样子之后,对我的捉弄就可以更放的开了。 我不知道张灵儿的想法,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张灵儿对我捉弄已经明显升级了,至 少她以前不会让我帮她穿鞋,也不会让我射出来,基本上就是点到为止的状态, 更多的时候都是口头上的戏弄。虽说我们的关系已经变回来了,但是有些东西还 是已经改变了啊。
 
  我不知道我对这个现状是应该哭还是应该笑啊。
 
              ——————
 
  事实上离我和张灵儿恢复关系已经过去两天了,在那天中午解决问题后,当 天下午我就去了教室。那个柳健后来怎么样了我不知道,不过当时张灵儿的心情 非常好,应该不会再拿他怎么样了吧。
 
  记得当时我去教室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点忐忑的,毕竟无故旷课那么多天,班 主任绝对会弄死我的。不过幸好张灵儿帮我出面解决了这个问题,我在班主任那 留的家长手机号码实际上就是张灵儿的手机号码。这也算是我和张灵儿之间的默 契,反正那两个不负责任的父母都不管我们,平时基本上都不在家,留他们的手 机号也没啥用,遇到事了也没办法赶到学校,还不如我们兄妹直接把对方的手机 号码写上去比较实在。
 
  其实我被张灵儿锁在家里的期间,我的班主任就打过电话给张灵儿,不过当 时张灵儿正在气头上,根本不想管有关于我的事情,于是直接把我班主任的号码 拉黑了。
 
  再次移出黑名单后,班主任的几十个来电提醒和短信都冒了出来,看的我一 脑门汗,估计如果这次不解释清楚我为什么会无故旷课的话,我就完了。 
  张灵儿看我一副快要失去生气的苦瓜脸,连忙向我道歉,一边赶紧回拨了我 的班主任的电话。
 
  张灵儿也是蛮会编的,面对我班主任的质疑,硬是东扯西扯的扯了足足半个 小时,差点就没说我旷课是去拯救世界了。在她语言的狂轰滥炸之下,我的班主 任根本就没有插嘴的机会,最后张灵儿硬是把我的班主任直接说懵过去了,楞楞 的相信了她的说辞。
 
  以上,这次的危机差不多就都解决了,不,还有一个我当时根本没有预料到 的危机,那是比班主任的怒火还要更加恐怖的危机。
 
  记得当时我早早的来到教室,那个时候教室里只有着一两个没事做的住校生 在教室里互相打闹,见到我之后他们都是一脸的惊讶,毕竟我一声不吭的突然消 失了好几天,在他们看来我就是无故旷课吧。
 
  不过因为和我也不怎么熟,他们也不好直接过来问我为什么突然旷课好几天, 我也正好乐的清闲,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撑着下巴开始发呆。
 
  时间慢慢的过去,教室里的人越来越多,有些人看到我之后也都露出了惊讶 的表情,我的朋友之一,简称朋友A看到我来了之后便赶紧凑到了我的跟前来。 
  「喂,你这几天干嘛去啦,老班发了好大的脾气呢!」
 
  「呵呵……」我镇定的笑了笑,我知道就在刚才我妹妹已经帮我解决这个问 题了,「如果我说我被自己的妹妹关起来了你信吗?」
 
  「骗谁啊,你怎么不说自己被恐怖分子绑……话说你有个妹妹!」朋友A明 显关注的重点转移到了奇怪的地方去了。
 
  「呵呵……你觉得呢?」
 
  「有?」
 
  「呵呵……」
 
  「那没有?」
 
  「呵呵……」
 
  「你特么倒是说啊!」
 
  「没有。」我果断的这么回答了,我才不想让这个死妹控知道我有个妹妹呢, 如果被他知道了,我以后绝对会被他烦死的。
 
  「呼,我就说嘛,像你这种家伙怎么可能会有『妹妹』这种神圣的存在。」 
  「……」突然感觉好不爽啊,谁来干死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啊!
 
  「我可是有……」
 
  正当我准备反驳朋友A的时候,一股熟悉的气息突然传了过来,朋友A也好 像察觉到了什么,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下意识的就往旁边退了几步,一道 熟悉的身影顿时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是谭霜雪,几天没见,她脸上还是如往常那样看不出有什么表情,不,似乎 是我的错觉,她好像现在的样子有些不对,该怎么说呢,有种非常微妙的感觉, 我好像隐隐的在她那冰冷的眼神里看到了一种名为「怒火」的东西在燃烧,而那 团火焰中倒映着我的身影。
 
  谭霜雪就这样站在我的跟前,没有说话,也没有要进去里面坐下的意思,她 就这样静静的盯着我看。
 
  明明是大热天的时候,我却不由的打了个冷颤,周围的同学好像也明显感觉 到了我和谭霜雪之间的气氛有些微妙,都赶紧远远的避开了,朋友A这个不靠谱 的家伙早在看见谭霜雪之后就落荒而逃了。
 
  「怎……怎么了吗?」我直面着谭霜雪静默的注视,不由的感到压力山大, 连说话都有些不自在了。
 
  「为什么不来学校?」谭霜雪终于开口说话了。
 
  见此我不由的松了口气,能说话就表示还是可以沟通的,虽然我不知道谭霜 雪为什么一副心情不好的样子,但是只要对上话了应该就有解决问题的机会吧。 
  「我……」
 
  「为什么突然旷课?」
 
  我正准备借着张灵儿应付我班主任的那个理由来解释,可谁知道谭霜雪竟然 直接打断了我的话。我有些错愕,楞楞的看向谭霜雪,可她只是冷冷的盯着我, 没有任何表示。
 
  愣了半天,我重新鼓起勇气继续开口说,「我……」
 
  「为什么不事先和我说?」
 
  完了,看样子谭霜雪完全不想给我说话的机会啊。这次谭霜雪是真的生气了。 看着谭霜雪那冰冷的眼神,我也不敢再继续说话了,时间就在我们这样的僵持中 慢慢过去,直到上课铃大声的响了起来。
 
  呼,这下谭霜雪应该要暂时放下这件事了吧,等到上课后我再慢慢的向她解 释,一节课那么久,总会有办法的。
 
  我正天真的想着,结果突然感觉自己的衣领被一股大力猛的拽向外面,我的 身体一个歪倒,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谭霜雪她竟然扯着我的衣领就往外走,班上的同学都楞楞的看着我们,不敢 上来劝说。
 
  这时教室的前门被人推开,英语老师走了进来,他看见我和谭霜雪之后也是 不由的一愣,下一秒便要准备发脾气,维护一下老师的威严,「你们……」 
  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谭霜雪一个冰冷的眼神给堵了回去,胆小的英语 老师果断的就怂了,还不由的拿着教材护在了胸前,往后退了一步,缩在墙角处 眼睁睁的看着谭霜雪把我从教室里面拖了出去。
 
  谭霜雪的气场果然强大。
 
  一路上我也没有过多的挣扎,我知道谭霜雪现在的心情非常差,如果我还闹 的话,她保不准就会直接给我来一下。
 
  我们来到了小花园里面,最近我们经常来这里,搞得刘敏她们都不敢来了, 感觉这里都已经变成我和谭霜雪的专属地盘了。
 
  谭霜雪把我带到这来之后就松开了我的衣领,站在我面前,继续默默的看着 我。
 
  我这一路也想了很多,联想到谭霜雪刚才在教室里的那一番逼问,我才得出 了一个让我有些惊讶的结论——谭霜雪不会是因为我没有事先告诉她就突然旷课 不来学校而生气吧?
 
  为什么谭霜雪这么在意我来不来学校?有没有事先和她说明?
 
  我有些搞不明白。
 
  「解释。」
 
  我们彼此又沉默了一会,似乎是谭霜雪有些平复下了心情,她终于主动开口 让我解释了。
 
  我自然不可能和谭霜雪说真话,关于我和张灵儿之间的事情怎么可能说出去 呢。我只能大概的提炼一下张灵儿对我班主任用的那一套说辞来应付谭霜雪。 
  听完我的解释后,谭霜雪脸上的阴霾才稍微有些散去,看来也是相信了我的 解释。
 
  「那变态星为什么不提前和我说?」谭霜雪朝我踏了一步过来,逼问道, 「说你有几天不能来学校?」
 
  「额……这个……」我立马傻眼了,谭霜雪这是个什么问题啊!为什么要这 么问?
 
  「……」看着我一脸懵逼的样子,谭霜雪脸上的神色又有些不妙起来,「变 态星,我是你的主人吧……」
 
  「哈?」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谭霜雪说的是上次 在这个小花园里面和我进行她在网上看到的主仆仪式啊。
 
  「对于变态星这种抖m来说,主人和仆人不是最亲密的关系吗?」谭霜雪不 解的看着我,「我们的关系明明是最亲密的,为什么你不提前告诉我你有几天不 能来学校?」
 
  「……」我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谭霜雪的问题,我没想到谭霜雪竟然是这么 想的。
 
  「变态星?」谭霜雪歪了歪头。
 
  「我……」我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个局面了,我感觉现场的气氛开始越 来越尴尬。
 
  「变态星?」
 
  「对不起。」除了说这三个字之外我不知道此时还能说什么了,我没办法回 答她的问题,可是我也没办法随便编个理由来骗她了。
 
  「……」听了我的话,谭霜雪陷入了沉默。
 
  「对不起。」我有点不敢看谭霜雪的表情,只能继续重复这三个字。
 
  「变态星,对不起是指?」谭霜雪的语调突然有些生硬起来。
 
  「我……」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难道变态星一直都没有把我当成主人吗?」看着我的样子,谭霜雪也终于 明白了什么。
 
  「额……我……那个……」说实话,确实没有,在我的眼里谭霜雪一直都是 我的朋友,我从来就没想过把她当成主人,而且我也不会把别人当成主人的,虽 然我性欲上来的时候会变得有些犯贱,但是正常时候的我才不会。
 
  「我知道了。」谭霜雪说。
 
  看见谭霜雪的样子越来越不对劲,我赶紧解释道,「那个……我没有把你当 成主人,那是因为你是我的朋……」
 
  可是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硬生生的打断了,谭霜雪一个扫腿踢在我的脚上, 直接把我撂倒在地上。
 
  「嗷!」我摔趴在地上,忍不住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
 
  「变态星,」谭霜雪无视我一脸痛苦的模样,抬起脚踩在我胸口上,「我会 让你把我当成主人的,我一定会让你把我当成最亲密的人。」
 
  「哈?」我一时愣住了,「等……」
 
  等字还还没说完,谭霜雪直接一脚跺在我的正脸上,坚硬的鞋底一下子压平 了我的五官,我半开着的嘴巴被牢牢的踩在鞋跟底下,连闭合都做不到了。 
  「变态星喜欢这样这样对吧。」
 
  「唔唔……」我的鼻孔也被谭霜雪的鞋底堵住,一时间没法呼吸,本来我就 是突然被谭霜雪踩住正脸,事先根本没来得及先在肺里储存氧气,现在马上就觉 得呼吸困难了。出于对氧气的强烈渴求,我拼命的用手去推谭霜雪踩在我脸上的 脚,可是不过我怎么用力,谭霜雪的脚都牢牢的踩在我脸上纹丝不动。
 
  「唔唔……」我奋力的挣扎着,极度缺氧的感觉让我脖子上的青筋都暴了出 来,一种强烈的眩目感袭来,我感觉自己的脑袋胀的仿佛要爆开了一样。 
  就在我以为自己要死在谭霜雪脚下的时候,谭霜雪突然微微抬起了一点脚后 跟,放开了我的嘴巴,我连忙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可我还没来得及多喘几下,谭霜雪的鞋跟又一次重重的压了下来,我的嘴唇 被狠狠的磕了一下,口腔里顿时弥漫一股难闻的铁锈味。
 
  谭霜雪就这么来回的抬起脚后跟,在她看来只是一个非常轻松的动作,却让 我不断的在窒息的地狱里轮回。我被搞的精疲力尽,整个胸腔以上都是红的。在 谭霜雪终于移开脚后,我的脸上都留下了一个深深的鞋印,我嘴巴那一块都有些 血丝流了出来,和谭霜雪鞋底的灰泥混在一起,变成了污浊不堪的颜色。 
  「咳!谭……谭霜雪……我……咳咳……」我拼命的呼吸着,想要缓解胸腔 里那股残留的窒息感。
 
  「我是你的主人。」谭霜雪冷冷的打断了我,还没等我完全缓过劲来,她直 接就是一脚踹在我的胸口上面。
 
  「咳咳!」我正大口的呼吸着,没想到谭霜雪突然一脚踹到我胸口上来了, 差点没岔过气去。
 
  「我是你的主人。」谭霜雪的脚十分用力的踏在我的胸口上,鞋底的防滑纹 路都深深的陷进了我的肉里。
 
  「啊……」我吃痛的吸着凉气。
 
  「我是变态星的主人,我和变态星的关系是最密切的。」谭霜雪不断重复着, 脚下越来越用力,被她踩踏的地方甚至都渗出了淤血。我感觉自己的胸口仿佛都 要被谭霜雪踩的往下塌陷,我的胸膛被谭霜雪牢牢的踩在脚下,甚至不能有一丝 的起伏。我的肺部被谭霜雪的脚紧紧的压迫着,以至于无法呼吸。
 
  「咳……」我连咳嗽都做不到了。
 
  「变态星,我是你的主人对吗?」谭霜雪的语气突然有些低落下来,她低着 头看着我,眼神中充满着希冀。
 
  可能是谭霜雪此刻的心情有些低落,她脚下施加的力气也慢慢变小了下来。 我终于得以喘气了。
 
  「咳咳咳咳!」我忍不住用力的咳嗽起来,过了好久才把胸口里的那股气捋 顺。
 
  「不,」我把一只手搭在了谭霜雪踩在我胸口上的那只脚的脚面上,一脸郑 重的看着谭霜雪,「谭霜雪,你不是我的主人……」
 
  「!」谭霜雪有些失神的望着我。
 
  「你是我的朋友啊!」我大声的喊了出来,「不是什么主人,你是我最重要 的朋友啊!我们的关系一直都很密切!」
 
  「真的?」谭霜雪有些疑惑的看着我,「可是网上不是说对变态星这种抖m 来说,主人和仆人才是最亲密的关系吗?」
 
  「你别相信网上那些胡扯的话啊!什么叫最?世上又不是只有这一种关系, 朋友,亲人,这些都是重要的关系啊!就算我是抖m,但是谁就规定我一定要把 主人放在首位?我可是还有着朋友和家人啊!而且朋友和家人在我人生的轨迹中 占有的时间要更长!每个人对于这些关系的取舍都是不一样的。」我有些气恼的 大吼着,我气谭霜雪的单纯,这么容易相信网上的东西。
 
  「我不管你是怎么看待我的,是把我当仆人还是什么的,总之在我眼里,你 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我认真的看着谭霜雪。
 
  「变态星……」谭霜雪有些歉意的看着我,「对不起。」
 
  「额……」我顿时有些手足无措了,谭霜雪的突然道歉是我没想到的。 
  「我知道了,变态星也是我的朋友,我最重要最重要的朋友。」谭霜雪如此 说道。
 
  「恩!」我欣慰的点点头。
 
  「所以变态星和我一直都是很密切的关系吧?」
 
  「恩恩。」
 
  「那么变态星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你有几天不能来学校呢?」
 
  「额……」我顿时傻眼了。
 
  「为什么?」谭霜雪好奇的看着我。
 
  「……」
 
  为啥话题又回到这个上来了啊!所以说刚才那个闹剧又有何意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