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儿】 - 狠狠的撸在线视频_狠狠的撸手机在线播放_狠狠的撸在线电影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可儿】

【可儿】

可儿今年刚满16岁,对于爱情她充满了幻想与憧憬。有一天在补习班,她 遇见了一个让她心动的男生绍杰,绍杰是个19岁的大学生,多金又帅气,满足 了可儿初尝恋爱滋味的幻想。
 
  每次约会结束,绍杰都会给可儿一样价值不菲的礼物,对于父母经商的绍杰 来说,这些是小儿科,但却足够打动可儿纯洁情荳初开的心。绍杰有时会带可儿 回家中别墅看电视、玩游戏机,对于绍杰的父母及哥哥都不陌生。
 
  这天约会完,绍杰提议一起回别墅,可儿如往常一般无异议,谁知却是少女 梦碎的开始。
 
  到了别墅,绍杰领着可儿进房间,可儿见绍杰的哥哥绍华也在里面,客气的 点点头打招呼,转身看向绍杰想问他哥怎在这?却见绍杰关起门并上了锁。 
  就在可儿还未会意过来时,已发现自己从身后被人抱住,绍华正从可儿背后 抱住她把她往床上拖过去,而绍杰只是默默的看着。
 
  「杰,你这个女友真正,我早就等不及尝尝了。」绍华一面说,一面拿道具 手铐铐住可儿,让她双手无法挣扎,绍杰则是压住可儿双腿,不让她有机会伤到 绍华。
 
  可儿哀求着:「杰,救我,就算要我,你也该是我的第一个,不是他啊!」 
  「呦!原来还没开苞的啊?真是太好了!杰,你才开过,这次该我了!」 
  可儿似懂非懂华的话,只是一直向杰求救着,杰没有理会可儿的哀求,反而 开始动手脱起可儿的衣服。
 
  「啧啧,皮肤真白啊!就不知奶头是不是粉红色的?」
 
  像是回答华的问题一样,杰已掀开可儿的上衣,解开她的白色胸罩,一对小 巧可爱的白乳蹦出来,粉红色的乳头因接触到冷空气,微凸了起来。
 
  「啾~~啾~~啾~~」华等不及地扑上去,张口咬住了左边的粉红,又吸 又轻啃着,一手抓住右边的奶子,时而轻抚时而用力地揉捏着。
 
  看着可儿在华的身下楚楚可怜的样子,杰忽然兴奋起来,解开了皮带扣子拉 下拉链,杰掏出开始硬起来的男根,一手捏开可儿的口,一边将他塞了进去。 
  未曾有过经验的可儿,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被两个男生这样强压着上下 齐手,心里只有恐惧,但是她发出的「呜呜」叫声,只是更刺激了两个热血沸腾 的男生。
 
  杰挺着腰让自己的鸡巴在可儿的樱桃小嘴里慢慢抽送变大,华早已从可儿的 嫩乳移到了两腿之间,他粗鲁地扯下可儿的裙子,用力地拉下可儿的小白内裤, 华觉得自己快要窒息,目不转睛地盯着可儿白皙两腿间黑色的神秘三角地带。 
  因为华用膝盖顶开了可儿紧夹的双腿,在卷卷黑丛林之下的粉嫩小肉若隐若 现,华伸手拉开可儿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腿上,少女未经人事的洞穴就这么的现在 华的眼前。
 
  摸着可儿的小阴蒂、拨开娇嫩的阴唇,粉红色的小洞穴像是在呼唤着华的进 入,「杰你快好了没?」华边褪去自己身上的衣物,边问杰。
 
  「再等一下,我快出来了!」在华探索可儿的身体时,杰早已在可儿的嘴中 抽送了许久,杰用力地顶,可儿只觉得喉咙被插得好痛,快要窒息。
 
  只听杰「啊……啊……啊……」的喊着,可儿觉得一股热流灌入,她想呕却 呕不出来,又不愿吞下去,一时间没了空气。「咳!咳!咳……」可儿边咳边想 吐出来,杰却恶狠狠的说:「吞下去!」可儿一边流泪,一边害怕地吞下了杰射 在口里的精液。
 
  「嘿嘿嘿!可儿啊可儿,华哥哥要来帮妳开苞啰!」也不给可儿有喘息的机 会,华吻住可儿的嘴又咬又啃又吸吮着,舌头不时在可儿的嘴里翻动着。 
  可儿一面摇头一面挣扎,华生气地用双手大力捏揉可儿的嫩乳,只听可儿吸 气惨叫了一声,「妳乖乖听我哥的话吧,不然他可是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哦!」 杰一边说一边拿出了V8。
 
  「杰,你等等要好好拍我贯穿她时的表情哦!」
 
  「不……不要拍,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可儿哀求着。
 
  「妳管他拍不拍的,管好妳的小穴被我插得爽不爽就是了。」
 
  可儿感觉华的大龟头抵着自己的下体来回磨擦着,只觉得那大根一直在变大 变硬,又热又烫的。华拨开可儿的阴唇,让她的粉红洞清楚可见,龟头抵在洞口 处,看着小小的嫩穴好似含不下自己的大鸡巴似的,华知道又一个处女洞要被自 己顶开了,心里真是未干先爽。
 
  杰的镜头停在可儿惊恐的小脸上,只听华问:「可儿,妳是处女吗?快回答 我!」
 
  可儿害怕的颤抖的说:「是。」
 
  「是什么?回答完整点!」
 
  「呜……我是处女,请你不要……不要……」
 
  「不要什么啊?说啊?不会说吗?我教妳!说『不要干我,不要插我,不要 用大鸡巴操我的处女穴』。」
 
  「快说!快说!说得好说不定华放妳一马。」杰在旁边敲着边鼓。
 
  可儿闭着眼,咬着牙说:「求求你,不要……不要干我,不要插我,不要用 大鸡巴操我的处女穴。呜~~」
 
  华抚摸着可儿的头说:「乖女孩,妳真是听话,可惜我无法照办!」一面说 着,大鸡巴一面挺进可儿的嫩穴,只听见「啊!」的一声惨叫,进入的龟头明显 感受到有东西正在压迫,阻挡着他的进入,抬头望向可儿,只见她紧闭双眼,咬 着嘴唇,忍受着痛苦。
 
  可儿只觉得身下被一庞大的异物撑开,痛苦难耐。华一面享受着可儿痛苦的 表情,一面再猛力一挺,可儿只觉得原本已进入穴内的龟头部份再加深入了,这 时华感到穴里有一样东西一下子就被戳破贯通了,只见可儿原本痛苦的脸,显得 更加痛苦。
 
  「啊!!!!!!!好……痛……快出去!出去!!!!!」
 
  不顾可儿的叫喊,华的大肉棒继续再往前推进,只觉得肉棒被嫩穴紧紧地包 裹住,好软好舒服。可儿觉得自己快要死掉了,被大根撑开之后又被狠狠地戳进 去。
 
  小穴被又粗又热的巨大肉棒填满,让可儿无法忽略自己的第一次完全地被眼 前这个男人占有了,想要挣脱这根肉棒,谁知才一动却引得华更猛烈的抽动。只 见他一点都不怜惜身下的女孩是第一次,大鸡巴整只没入洞内,抽出再狠狠地插 到底、再抽出……一直来回地进入。如此的不温柔弄惨了可儿,让她一直惨叫连 连,但这样的叫声听在华的耳里,却是悦耳得让他的兽欲得到满足。
 
  虽然才射过不久,但是看哥哥抽插着可儿,她的嫩乳不停地晃动,杰又硬起 来了:「哥,快点,我也要!」
 
  「急什么?我还没爽够耶!」
 
  「嘿!你开了一个洞还可以开另一个啊!这个洞让给我啦!」
 
  正在承受极大痛苦的可儿,听见兄弟俩的对话,惊慌的说:「不要了!不要 了!」但是华已抱起可儿,一面下床一面抱着她用力插着。
 
  杰伸了伸懒腰躺上了床:「华,快把她抱回来吧!」
 
  可儿只见杰舒服的躺在床上,扶着再度坚硬的男根一柱擎天的模样,而华依 依不舍地离开可儿的嫩穴,把她转过身抱向杰,可儿早已被操得七荤八素,无法 挣扎,只觉得华的肉棒才离开,杰的肉棒随即直挺入洞,可儿整个人伏在杰的身 上,软绵绵的任杰摆弄。
 
  杰一面插着肉穴,一面享受嫩乳在身上的磨蹭,舒服极了!华看着杰舒服的 模样,一时不爽,伸指就往可儿的菊花插入,「啊!!!!!!!!!!!」可 儿大声的惨叫着,但她痛苦的表情只有杰享受得到。
 
  华不顾可儿的叫声,继续插进、拔出,插进,拔出,「妳现在就叫,等下我 的鸡巴插进去,妳更有得叫了。」华幸灾乐祸的说着。
 
  可儿只单纯的想要摆脱后面那个洞里的手指,却没想到无意中扭动的小蛮腰 更刺激了杰用力地往上挺着,前后两穴都在受着刺激,可儿开始渐渐无意识地呻 吟着,但她无力的呻吟,听在两兄弟的耳里,却成了动人催情的音乐。
 
  掰开可儿的小屁股,华硬是将鸡巴挤了进去,这次可儿不仅尖叫,更是挺起 了腰不停用力地扭动着,她疯狂地扭着想摆脱后面带来那撕裂般的疼痛,但是这 样的反应却让杰和华更兴奋。
 
  杰用力地捏起可儿的乳房,一口咬下去,另一手用力地捏揉;华用力地挺进 可儿的肛门,一面抽插一面不时用力拍打可儿的屁股。三人都陷入了疯狂,只是 可儿是疯狂的疼痛着,其它两人却是极度疯狂的享受着。
 
  时间对可儿来说好像静止了一般,除了疼痛还是疼痛,不知何时才停止。因 为紧张惊恐,可儿完全没有因为性爱带来的欢愉,她心中只巴望一切早点结束。 
  可儿从下午放学被杰带回家,一直到杰帮她穿好衣服、带她上车送她回家, 至少有五、六个小时之久,华和杰并没有因为各自逞了兽欲之后就停歇,在等待 体力回复的时候,他们用按摩棒、跳蛋等不同的道具让可儿的小穴一直是被攻击 的,而可儿的呻吟、娇喘、求饶让他们乐此不疲地逗弄着她。
 
  此外华还与可儿摆出不同的姿势要杰帮他们拍照,并拍了许多可儿的裸照和 小穴的特写照。
 
  当可儿被送到家时,她害怕得什么都不敢说,向家人打了招呼就匆匆的回房 了。
 
  隔了几天杰打电话给可儿,电话中不断的道歉,虽然可儿身心受到打击,但 仍禁不起杰的哀求原谅了他。
 
  这天放学后杰来接可儿,他默默地开着车带可儿来到一家汽车旅馆,可儿有 点害怕,但杰保证不会做出让她害怕的事。
 
  进了房间后,可儿好奇地东张西望着,杰关上房门从背后环抱着可儿,对着 她小巧的耳朵呵气舔吻,可儿先是全身紧绷的害怕着,但随着杰的拥抱与温柔的 吻,她慢慢地放松下来。
 
  杰边吻着可儿边带她走到床前,像抱新娘一样的将她抱起轻轻的放在床上, 自己也上了床。看着身下的可儿,杰忽然后悔那天让华尝了她的处女穴,毕竟这 可是他花了几个月时间追到的人,谁知却让华先尝了鲜,杰决定要让可儿心甘情 愿地臣服于他的身下。
 
  可儿躺在床上看着杰俯视自己,不知他要做什么,心里有点不安,只见杰的 脸忽然放大,然后可儿感觉到杰的吻从她的额头落下,接着眉毛、眼睛、鼻子、 脸颊……最后印在粉红的双唇。杰吻着可儿,从轻轻的到开始有点侵略性的,到 很狂野的,直到可儿的粉唇变得红肿,在杰的身下喘息着。
 
  杰继续着他的吻之旅,沿着脖子亲下去,轻啃可儿的香肩锁骨,一手解开可 儿的扣子,拨开她的衣服,伸到她的背后解开了胸罩。杰的吻随着衣服的离开, 来到了可儿的胸前,粉嫩的小乳头被杰含在嘴里,他的舌头灵巧的舔弄着小巧的 粉红,手也不放过另一边轻轻揉搓可儿的奶子。
 
  因为杰温柔的动作让可儿忘了紧张,他的一举一动像是在可儿身上点了火, 可儿觉得浑身酥麻,想要更多,却不知怎么办,她不知所措地扭动着身体。 
  发现了可儿的变化,杰也不急,从双乳继续亲下去,拉开可儿裙子的拉炼、 脱掉碍事的布块,随着吻过了腰间、下腹,杰边吻边将可儿的小内裤褪下,将头 埋在可儿的双腿间,舔着可儿大腿的内侧。
 
  因着杰的吻带来的悸动,可儿忘了夹紧双腿,杰轻易地拉开她的腿,让她粉 嫩的阴部再现眼前。杰用舌尖寻找着可儿的阴蒂,轻舔着用齿轻磨着,「唔…… 啊……嗯……」随着小阴蒂充血肿起,可儿的呻吟也从小变大。
 
  杰继续努力地舔着可儿的阴部,舌头从上到下、从下到上的舔着,淫水缓缓 地开始从可儿的阴道渗出。
 
  杰不慌不忙的吸吮着,受到这样温柔的刺激,可儿不停地扭动着下身,好舒 服,好想要更多。可儿好想有东西能进到她的小穴里填满那股空虚,她扯着埋在 自己双腿间杰的头发,无助地看着杰带着深刻的欲望,玩女无数的杰岂会不知可 儿已经很想要了,但他要可儿求他。
 
  看着可儿,杰慢条斯理地脱着衣服,可儿因为他的嘴的离开,空虚感更大, 下意识地喊:「杰~~」
 
  「可儿北鼻,怎么啦?」
 
  「我……我……」
 
  伸手摸向可儿的阴部,杰用手指挖了点可儿的淫水,说:「妳看,可儿好湿 了耶!告诉我,妳想要吗?」
 
  「嗯~~我……我……我要……」
 
  「要什么呢?说出来我就给妳。」
 
  可儿哀怨地望着杰,这样的眼神更是勾人。
 
  「快说嘛!可儿是想要杰的大肉棒吗?」
 
  「对!可儿想要杰的大肉棒!」
 
  「要我的大肉棒做什么呢?」
 
  「我……我……我要杰的大肉棒……插……插……插进来。」
 
  可儿害羞的说着,但杰却不想就这么轻易给她:「真的想要吗?那妳自己把 腿张开,用指头拨开妳的阴唇,我要看到妳想我插的小穴。」
 
  可儿被空虚包围,只想杰快点进来,她大大的张开双腿,用手指拨开了自己 的阴唇,对着杰说:「快来嘛!」
 
  杰跪在可儿的腿间,用大鸡巴磨擦着可儿的阴蒂和洞口:「妳想要,那自己 握住它插进去。」
 
  感受着在洞外的大鸡巴,可儿只想快点被填满,听着杰的指示,她握住杰的 鸡巴自己的穴口迎了上去。「啊~~啊……啊……进去了!」当杰的大鸡巴撑开 的阴道插入时,可儿不自禁的喊着。
 
  杰一心想要可儿变成自己的性奴,一点也不急着在可儿里面抽送。慢慢的磨 擦无法满足可儿的渴望,可儿又用乞求的眼光看着杰。
 
  「怎么啦?妳想要我的大肉棒,现在已经在妳的小穴里啰!」
 
  「我……可是,我……我……」可儿虽然被华、杰操弄了许多次,但因为无 关情欲,她一点也不懂自己现在想要的是什么。
 
  杰当然知道纯真的可儿想要什么,仍然故意慢慢地磨着:「想要我的鸡巴动 快一点吗?」
 
  「嗯!我想要!」
 
  「求我啊!求我用我的大鸡巴操妳,让妳舒服、让妳满足,说妳愿意做我的 小奴。」
 
  「我……我……我……」杰用力一顶可儿,可儿好想这样被顶着,不再矜持 了:「杰,主人,可儿愿做你的小奴,求你用你的大鸡巴操我干我、顶我嘛!」 
  「乖女孩,让主人好好地疼妳吧!」杰边说边开始抽插,虽然霸气却不失温 柔地进攻着,在经验丰富的杰身下,可儿初尝性爱的热潮。
 
  杰的温柔策略,成功地让可儿从不懂人事的女孩变成想要男人的娇娃。 
  自从和杰在汽车旅馆一起销魂后,可儿更离不开杰了,但杰这个老手却欲擒 故纵,没有常常和可儿联络,这使可儿的心更挂念着杰,就算不见面她也每天都 打电话给杰。而见面的时候,无论杰要求在哪做,可儿都竭力地迎合,车里、公 厕、电影院、KTV、MTV、学校大楼的楼顶、公园的无人角落……杰像在测 试可儿的极限,但初尝爱情及性爱的可儿为了杰,全都配合着。
 
  有一天,可儿接到一通电话,是个叫小艳的女孩打来的,她说自己是杰的女 朋友,交往已经一年多了,叫可儿不要一直缠着杰。可儿听得心碎了,疯狂地想 找到杰听他的解释,却怎么都找不到杰。
 
  过了几天,杰打电话给可儿,说小艳和他不是情侣,而是有过节,所以对可 儿说那些话想破坏他们的感情。可儿天真的相信了杰,打完电话之后杰载着可儿 上阳明山,在夜光下可儿再次被杰征服。
 
  一天夜里,可儿接到小艳的电话,电话的另一端传来求救的声音,小艳说她 被华载到无人的山上,华和他的朋友轮奸了她,拿走了她的衣物令她无法自己下 山,她哀求可儿去救她。
 
  心地善良的可儿听了便偷偷的溜出家门,叫了车朝小艳说的山上去。到了小 艳说的地点,只见小艳躲在远处的草丛里,可儿走过去,见到草丛中的女生完全 赤裸、满身红印,回过头可儿想找出租车司机帮忙,却发现出租车竟正在开走。 
  她想跑过去叫住出租车,却听见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嘿嘿嘿……看是谁 来啦?可儿耶!想不想我这个妳的头一个男人啊?我可是想妳的紧穴想得都胀痛 啦!」不知华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可儿好害怕、好害怕,却不知道怎么办?华的身后还站着五个男生,有高有 矮、有胖有瘦。
 
  「你们看,我就说这个傻丫头会来救小艳吧,这下大家可以继续爽了!」 
  「不……不要……不要过来!」可儿害怕地对着朝她走过来的华喊着,但这 样微弱的叫声一点威胁性都没有。
 
  华一把抱住可儿,一手大力抓着她的翘臀捏着:「我想死妳了,妳怎么都没 想我这个帮妳开苞的男人呢?竟然和杰在外面玩,以为我就找不到妳吗?多亏了 这个笨女人来家里和杰吵架,刚好可以让我当饵利用。」可儿什么都听不进去, 只害怕的颤抖着。
 
  「呜~~呜~~呜~~」顺着声音望去,可儿见到小艳正被其它的男生玩弄 着,身下两个穴都被插如,三支肉棒轮流戳着小艳的嘴,使她只能发出「呜…… 呜……」的声音。
 
  「羡慕吗?这么多个伺候她一个,等我的鸡巴和妳的小穴叙旧之后,他们也 会这样让妳爽翻天的。」一面说着,华已经扯掉了可儿的上衣,虽然挣扎着,裤 子也被解开剥下。
 
  华一手伸进可儿的内裤里摸了一把,就一指戳进了可儿的嫩穴来回抽插着。 可儿的身体已经和之前刚被开苞时不同了,那时未经人事只知痛,但经过杰的调 教开发,她的身体对任何的调情都会有反应,即使在这样可怕又不愿的情况下, 华的手指仍然让可儿的小穴湿了。
 
  「呦~~原来可儿口是心非呦!上面的小嘴说不要不要,下面的小嘴却已经 湿啰!」身后那群男生哈哈的笑着。
 
  有个男的说:「不要害羞啊!女人会想她的第一个男人是正常的。」
 
  「对啊!对啊!华你这次就温柔点,这样她就会向你要不停啦!」
 
  「是啊!身下这个小艳就是这样,第一次哭得死去活来,现在不给她,她自 己都会骑上来了。」
 
  可儿听着他们的对话只觉得昏眩,她不想要自己的身体被控制着,用力地扭 动身体挣扎着想摆脱华的掌握。
 
  「笨女孩,妳怎么学不乖的呢?他们都叫我要温柔的对妳耶!可是妳这么努 力地想逃开我,让我很生气!我要惩罚妳!」
 
  华一把推倒可儿在草丛铺的帆布上,用力地扯下她的内裤,一面压着可儿, 一面解开自己的裤子,放出已经肿胀的肉棒:「既然妳敬酒不吃,我就让妳吃罚 酒!」
 
  掰开可儿的双腿,华提起肉棒就往可儿的嫩穴插进,「啊~~好舒服!又嫩 又软、又暖又紧的小穴,我真想念啊!」
 
  一面在可儿阴道里抽插,华一面对可儿说着淫秽的话,双手也没闲着,不时 地搓揉可儿的奶子和阴蒂。受到这样的刺激,意料之外的可儿竟然感到兴奋,呼 吸急促了起来,胀红着的脸透露出享受,嘴里泄出的不再是「不要」,而是不成 句的「嗯……啊……」呻吟。
 
  华很满意可儿的反应,不再猛攻反倒温柔了起来,可儿忘了周遭的情形、忘 了身上这个男人是夺走她初次的男人,扭动着小蛮腰,只想穴里被填满被磨擦、 被满足。
 
  「可儿,喜欢我这样干妳吗?」
 
  「呜~~喜欢……啊……好喜欢……」
 
  「说,『亲亲华老公,我爱你,我的小穴是你的』。」
 
  「唔……啊~~啊……亲亲华老公,我爱你,我的小穴是你的!」
 
  「宝贝,说大声点,是谁的鸡巴在干着妳的骚穴啊?」
 
  「是华,华老公的大鸡巴在干着我的骚穴!」可儿忘情地喊着。因着华纯熟 的技巧,可儿觉得好舒服。
 
  「那跟我的朋友们说,我操妳操得爽不爽啊?喜不喜欢被我插呀?」
 
  「华操得我好爽!我好喜欢被华插!啊~~用力!啊……啊……」被大鸡巴 充满着,可儿忘却了一切,享受着身体的快感。
 
  「华哥,她这骚样让我忍不住了啦!」在一旁让小艳含着鸡巴的男生喊着。 
  「来啊!可儿的屁眼给你玩!」
 
  「不!不要!那里不要!」虽然杰一直在调教着可儿,但杰对屁眼没兴趣, 所以可儿的记忆只停在被华撕裂的时候。
 
  不容可儿抗议,华换了个姿势,使得可儿趴在华的身上,翘臀就这么高高的 朝着华的朋友。「强,快来吧!」强一面摸着可儿柔软的身体,一面用手指摸着 可儿的屁眼。
 
  「呜~~不要!那里不要啊!」
 
  不管可儿的叫喊,强只是专心地摸着可儿。忽然,「啊!」可儿叫了一声, 原来强竟然舔起了可儿的屁眼。这样的新刺激让可儿忘了害怕,随着强温柔的舔 着,可儿竟然有了快感,屁眼开始微微的收缩起来。
 
  见到可儿的反应,强也不急,用手指慢慢地在屁眼划圈,然后慢慢地戳了进 去。可儿原本以为会像第一次那样的疼痛,谁知除了不适之外竟不会痛。身下的 华刺激着可儿的乳头和嫩穴,屁眼又被强玩弄着,可儿觉得又羞又好舒服。 
  强的手指在里面抽插了一阵之后,觉得差不多了,提起大屌抵着可儿的屁眼 说:「我要进去了,好好地享受吧!喝!」
 
  大屌的插入让可儿觉得窒息,双洞被两根屌刺激着,可儿忘情地浪叫起来。 「看来妳还真享受啊!」华欣赏着可儿的表情、享受着她嫩穴的紧夹,觉得舒服 极了。
 
  另一个男生走过来说:「我要验收杰调教她口交的成绩。」
 
  可儿睁眼一看,只见一个瘦高的男生挺着又长又粗的鸡巴对着她。他的鸡巴 比杰的要长要粗,可儿有点担心自己含不住,男生也不管可儿愿不愿意,捏着她 鼻子就把鸡巴往她嘴里塞,就这样两个女生各自被三个男生抽插着。
 
  男生们插完小艳的换插可儿,插完可儿的换玩小艳……中间休息的时候,男 生们还不准她们休息,叫她们用69的姿势彼此互舔,或是一面亲嘴、一面互捏 奶、一面磨擦着下体。然后等男生休息够了,又再继续轮流着,直到每个人都插 过了可儿、小艳不知几回。
 
  可儿以为这样被轮奸,自己应该会很痛苦,谁知不同尺寸的肉棒、不同的男 人、不同的技巧,带给她不同的刺激和享受。此外,可儿也发现自己喜欢和小艳 的接触,她会想象男生那样的抽插小艳,喜欢小艳在自己身下的娇喘求饶。 
  在天亮前,男生把她们两个女生各自送回家。可儿的人生也自这夜起改变, 她开始和女生交往,寻找清纯的处女,强暴地夺走她们的第一次之后,又温柔地 让她们离不开她。
 
  对于追求她的男生,可儿从不拒绝,她玩弄他们的感情、欺骗他们的钱财, 却不让他们得到她的身体她的心。因为在那夜之后,可儿才从小艳得知,原来杰 和华是一样的,他们兄弟结交女生,互相帮忙轮奸带到家里的女孩,然后觉得好 的,就进行调教,有的带去给喜欢幼齿的长辈享用、有的带去给朋友们轮奸。这 是他们兄弟和朋友间的游戏,而可儿和小艳只是游戏里的玩具。
 
  除了被华、杰的朋友操之外,小艳还被他们父子三人轮奸过,想要摆脱他们 唯一的办法,就是带新的女孩去给他们享用。可儿带给他们一个暗恋杰许久的学 妹,用她的处女之身换来自己和小艳的自由,从此以后可儿只游戏人间,一切非 关爱情。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