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大哥】 - 狠狠的撸在线视频_狠狠的撸手机在线播放_狠狠的撸在线电影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黑道大哥】

【黑道大哥】

这是个放荡不羁的故事!
 
  那年的我们都很尽情地享受游戏人间的乐趣,每晚流连在各个pub 之间。 
  那时没有Mos 或Luxy,老实说,现在这些新的pub 的确是豪华多了,只是现
 在回味那时的日子,好像也蛮有趣的。
 
  我一个朋友L ,那时有个算固定的男友小陈。那个男友的背景很复杂,我们 一直无法确定他跟黑道是否有关,但确定的是他有在带药,应该就是现在所说的 药头吧!
 
  他主要出没的地方,是一家现在已经关了的所谓的摇头店。受他的影响,L 也开始会用药。我们这群朋友是没什么道德非议的,没人想装圣人,所以也不会 有人阻止她。
 
  我自认还算是有原则的,有些该坚持的东西,几年下来从没打破过,例如一 夜情、一定要戴套,或是绝不碰毒品等。不过,L 她过她的,我过我的,我们还 是好朋友。
 
  有次她神秘兮兮的跑来找我:「Sandrea ,我们这周末有个小派对,你来好
 不好?」还露出贼贼的笑容。
 
  「没心情。」我没好气地回她。
 
  我那阵子诸事不顺,有点提不起劲来。
 
  「小陈跟我都很希望你来耶,你来嘛,好不好?我介绍几个他的朋友给你, 保证是你之前没遇过的!」她这句说中了我的罩门。
 
  我一直很喜欢交各样的朋友,尤其越是跟我的职业差异大的,我越有兴趣。 
  我觉得交朋友真得是拓展视野跟见识的关键,常常也会从中得到一些一辈子 无法得到的知识。
 
  「没遇过?是怎样的?」我好奇地问。
 
  「嗯……是小陈的一些兄弟啦!不过,他们人都很好,不用担心啦,大家认 识一下,聊聊天,交个朋友,也没什么不好嘛,来嘛~~」
 
  就这样,莫名奇妙地我就去了那个派对。
 
  小陈跟L 帮我一一介绍他的那些「朋友」。老实说,我真得大开了眼界,里 面有大概一半以上是曾经被关过出狱的,几乎全部的人都有刺青、纹身、粗金炼 子,抽烟、拉K 对他们都像呼吸一样!
 
  不过L 说的没错,他们人都蛮好的,除了讲话直率一点,脏话不绝口,其实 都并没有恶意。
 
  里面有一位他们叫他阿义仔(请台语发音)的人,好像算是有点大哥地位的 人。小陈介绍到他时,态度好像特别尊敬了起来。
 
  「阿义,这是我马子的好朋友,叫珊珊。」
 
  阿义上下打量着我,我那瞬间以为我是被进贡到宫里的妃嫔。
 
  「小陈,你马子有这么正的朋友,你会不会想乱来?」阿义哈哈大笑地说。 
  「不会啦,阿义,我哪是这种人?」小陈陪笑着。
 
  周围那群的几个男的也七嘴八舌地互相取笑。
 
  我在旁边,原本的不安也慢慢放心,也比较能进入状况。
 
  他们基本上都对我很客气,除了有时会开一些黄色笑话外。有一个男的问我 胸部大会不会开车可以当安全气囊用?全场为这个低级笑话笑翻,只有我很尴尬 地不知道要说什么。阿义还装好人地喝斥那个人不要对美女开黄腔。
 
  总之,那场派对安然无事地结束了。
 
  阿义主动要送我回家。他开着一台BMW 318,气势十足的帮我开车门。 
  整体来说,我对他的第一印象除了对他的背景有很大的疑虑外,是还不错的。 
  我们留下联络方式。那阵子我工作一直不顺,感情上也不甚顺利,之前的男 友分手得不是很愉快。阿义刚好之后常主动打给我,他会陪我聊天,听我说话。 
  我一开始还是不他习惯他用「操」、「他妈的」或「干!」当发语词,但我 那时一直相信他本性下是善良的。
 
  (其实好人跟坏人怎么定义呢?这个社会主观的价值这些人都是坏人,但这 个社会自己的心态又有多健全呢?)
 
  有一天,前男友又打来大吵大闹,我挂了他的电话,哭了一场,决定打给阿 义。
 
  电话接通。
 
  「喂?」
 
  「阿义~~」我在电话头哭出声来,他吓了一跳,安抚我几句,就立刻开了 车到我家底下找我。
 
  他载我去散心。那时是晚上,他开车带我到阳明山上、找了个夜景不错的地 方停下来。他牵着我的手,像哄小孩一样的安慰着我;我则是在他的怀里,哭一 哭、又骂一骂。
 
  「干,这个败类,我找人砍他!」他忿忿不平地说。
 
  「不要啦,不要……」我毕竟还没有当教唆杀人主谋的准备。
 
  「珊珊,你不要哭,你一句话,他明天就死定了!」他还是一脸愤怒。 
  那一夜还是没发生什么事。不过,之后他每一两、天都会主动打给我,关心 我现在怎么样,顺便问我需不需要他找人砍他;有时会主动到我家底下,载我去 吃宵夜……就这样,不知不觉我们进入了暧昧状态。
 
  大概从我们认识的三个月后的一天晚上,我在家里,电话响了,是阿义! 
  「珊珊,我在你家底下,你可不可以下来?」
 
  「要去哪啊?」我问。
 
  「带你去看电影啦,下来好不好?」他口气有点急促。
 
  我隐隐觉得怪怪,但毕竟熟人,就不会太担心:「那我换一下衣服,你等我 一下……」
 
  我换上一件小可爱和短裙,简单上个妆就下去了。到了门口,他看着我眼睛 都发直了!
 
  「干,珊珊,你很辣耶!」
 
  「猪哥……」我嗔着骂他。
 
  他一把牵起我的手,带我上车。
 
  我们到了电影院,正要下车,他却没熄火,转头问我:「珊珊,答应我一件 事好不好?」
 
  「什么事?」我有点吓到。
 
  「今天晚上陪我。」他定定地看着我。
 
  我那时脑中一片空白,根本想不出要说什么,最后勉强吐出一句话:「为什 么?」
 
  他叹了一口气,开始说他有个老婆,可是老婆最近怎样跟他闹离婚,又跟他 抢小孩等等。最后他说了一句话:「我不会勉强啦,可是你只要一句话说不要, 我马上把你送回家!」
 
  我犹豫了很久,最后点了点头。
 
  车子再度发动,一路上两个人都没再讲话。
 
  他开车到了最近的一家汽车旅馆,我叫他先去洗澡,我则在镜子前面沉思了 许久。(现在落跑是最后的机会……)
 
  他好像看出我的心思,只洗了两分钟就出来,全身只围了一条浴巾,胸膛上 一条张牙舞爪的龙。
 
  他走了过来,在镜子前面开始抚摸我的身体,他的手很温柔,完全不像想象 的黑道大哥,也慢慢地卸下了我的不安。我双目半闭,镜中的我小可爱慢慢被脱 下,露出胸罩……
 
  「干!珊珊,你奶子好大!」他的手爬上我的胸部,开始解我的胸罩,一边 不停地爱抚搓弄我的乳房,我慢慢开始不自觉地发出呻吟的声音……
 
  不一会,我的衣物都被他解开,他一把扯下他的浴袍,把我放平在床边就进 来了!
 
  一开始是慢慢的,但后来越来越快,而他越来越兴奋,开始讲一些低级的淫 语:「干!……好爽!……好爽!……」他边抽插着,边念着。
 
  他越来越大力,抓住我的双手,腰部猛力的抽送着:「干……珊珊……你奶 好大!我之前就想干你了……啊……好爽!啊……」我这时也早已浪叫不已了。 
  他手不停地抓弄着我的乳房,整个人全力地冲刺着!忽然间,他开始加速, 口中开始更大声地说着脏话:「干!干死你!……你这大奶……干!好爽!…… 
  干死你!……啊……」
 
  他越冲刺越快,忽然间,一抽搐,全部射在套子里面!
 
  完事后,我们没说什么话。我们各自冲了一下水。出来后,我们躺在床上, 他打开电视,随便看。我们闲聊了一阵子,大概一个小时,他忽然开始一手揉着 我的胸部,一手搓弄着他的弟弟,我看到他的阳具又开始勃起!
 
  「手机给我!」他对我说。
 
  「什么?」我疑惑着,但仍侧身拿起手机给他。
 
  他拿给我:「打给你那个男朋友,快点!」
 
  我隐约猜到他要干什么了,我想跟他争论,但他的表情好像是凶狠而坚决的 样子,我只好屈服。我一边拨号,他一边把我扶在床上,呈趴着的姿势,一边开 始揉弄着我的乳房……
 
              电话接通了……
 
  「喂?」
 
  「喂,是我……啊!」在我出声的时间,阿义从我背后插入了。
 
  「sandrea ?你在干嘛?」
 
  「我……啊……啊……」阿义大力而规律地抽插,我根本讲不出话来。 
  阿义一把把我手机抢去:「干……你这废物!你女朋友超棒的啦!奶超大, 那里又紧,你他妈这人渣!轮不到你干她,我现在让她爽!干!」
 
  说完,把手机丢在床上,却没挂断,所以应该还是通话中。
 
  他抓住我的腰,更用力地挺进,我叫得更大声,不知是不是被听到的刺激, 还是对前男友心态上的报复。
 
  「啊……啊……好深……好大……啊……」
 
  「珊珊,你喜不喜欢我干你?」阿义一边抓着我的腰,一边用力抽送着。 
  「喜欢……喜欢……」我早就无法思考了。
 
  「我现在在干嘛?」他大喊着,两手抓住我垂下的乳房,用力地抽插。 
  「你……你抓我的……胸部……」
 
  「你的大奶超棒的啦!干!珊珊……喜不喜欢被我玩你的奶?」
 
  「喜欢……喜欢……啊……」
 
  「你这乳牛……我要干死你,把你干昏,射在你大奶上……要不要?」 
  「要……要……」
 
  「要什么?要我干死你就大声说出来!」
 
  「要……要你干死我……啊……啊……」
 
  「干……妈的……你这个乳牛……我操……干……」他越抽插越快,越抽插 越快:「干……我要射了啦……人渣,听到没……我要射进她里面……干……」 
  阿义一喊,就全部射了进去套子里面!
 
  「啊……」我一阵惊呼,根本无法言语。
 
  「舒不舒服?」他大声问着。
 
  「嗯……舒服……」我没力地回答,阴道还在一缩一缩的。
 
  我没力地躺在床上,肉体和精神的刺激使我近乎虚脱。
 
  阿义拿起手机:「喂?喂?」不过,对方已经挂断了。
 
  *********************************** 
                后记:
 
  不知是哪时的事情,完事后的阿义又恢复了有礼貌的大哥风度,帮我点了外 送,帮我按摩……完全跟之前那段淫声浪语不能一概并提!
 
  这段记到这里,跟阿义其实是有后续的,所以严格说起来,不算ONS.如果大 家想看而版主不反对,我可以再贴出来。无论如何,那段是一段放荡而腥膻的日 子!
 
  这篇情节很夸张,但夸张的情节真实发生在你身上时,你也不得不相信。至 于我那个前男友,我之后到现在还没跟他联络过,无法得知他那天在哪一点挂断 的。
 
  我可以预感会有人跳出来说,骗人了!老话一句,信不信随你,我知道有发 生过就好了!
 
                (中)
 
  *********************************** 在这里先帮阿义讲几句话:(当然这也不是他的本名)
 
  在短短的几个礼拜间,我们有近似男、女朋友的关系。他会帮我接送(超温 馨的)、带我去逛街,买东西,(这好像是应该的)所有男人可以服务女人的, 他都做了。
 
  我印象最深的是,我生日刚好在那附近。生日当晚,跟同事们去唱歌回来, 我家门口一字排开站了两排壮男,阿义站在门口,捧着一束有生以来看过最大束 的玫瑰,地上用玫瑰排成我的名字!
 
  我当场感动到说不出话来,虽然也会担心邻居看到会吓死。送我回来的同事 大概真得吓死了吧!
 
  总之,那次的经验真得是绝无仅有!不过,凡事都有相对,我跟阿义的短暂 拍拖总共上床了三次。他在床上喜欢用许多低级淫辱的字眼,也常会想一些很奇 怪的东西,要我跟着配合。我其实挣扎着这篇要不要写,反正后来想开了,今天 这个ID就是没人认识,要如何评价也无所谓啰!
 
  *********************************** 
  那天后,我跟阿义开始有类似男、女朋友的关系。我们绝口不提那晚的事, 他只是很开心,见到我不再为那个烂人烦心。我也清楚他女人一定无数,也没任 何打算要当他老婆、或正娶,何况我一点也不想沾染黑道的世界,只是他对我真 得很好,我也贪恋在短暂的享受中。
 
  (讲这些,大概是要为这篇故事先平反吧!)
 
  生日后的两、三天,阿义又约了我出去,说要带我去吃西餐。我当然是盛装 打扮:黑色低胸连身长裙、鹅黄毛披肩,发髻束起,亮银大耳环、细跟高跟鞋, 越来越像大哥的女人了,我想。显然,阿义也这么想。
 
  我们两个人坐在西餐厅里,剎时,还真有电影情节的气氛!
 
  「珊,我可不可以拜托你一件事?」他握住我的手,深情地对着我说。 
  「好啊!」我连问都没问就答应了。
 
  「可是,这有点……我怕你会生气。」他看着我。
 
  「嗯,怎么了?」我问。
 
  「嗯……我等下想带你去旅馆耶!」他低着头,讪讪地说。
 
  「那……我不会生气啊!」我笑笑地对他说。
 
  他抬起头来:「珊,如果有一个人在旁边看我们两个,你会不会生气?」 
  「啊?!……」我又彻底地呆住了。
 
  他接着又开始讲理由,什么他现在有时会不太行,常需要仰赖外界的刺激才 可以,有人在旁边看会更兴奋,什么什么的……
 
  我听了还真相信了,只是有点担心:「那万一他跑来强暴我怎么办?」 
  他如释重负地笑了笑:「你放心,我底下的人不会敢的!」
 
  事到如今,也只好这样了。我那时的心态有点「大哥的女人可能命运就是这 样吧」的认份!(事后才知道他的理由是骗我的。)
 
  结了帐,到了隔壁的旅馆。他直接带我进了房,我才发现有个男人已经在房 内了!
 
  「这是阿洪,我的好帮手!」他介绍着。
 
  阿洪大概二十出头,壮硕、平头的男人。
 
  他很尊敬地打了招呼:「阿义哥,大嫂……」
 
  阿义对着他正色说:「等下你要打手枪我不管,你人敢碰她一下你就死了, 知道吗?」
 
  「是,大哥!」他毕恭毕敬地回答。
 
  「之后要叫女人自己叫,隔壁房钥匙我给你了。」
 
  「是!」
 
  这真是个啼笑皆非的状况!
 
  有这个男的在场,我根本完全进入不了状况,只好试着背对他,不要去想有 他在。不过对阿义来说,显然不是这么一回事,我一转身,他就从我背后抱住我 的腰,开始轻舔我的颈子;他的手向上游移,往上摸摸到我的乳房下缘,我不禁 嗯哼一声轻呼。
 
  「你的奶好大,好软……」他喃喃着。
 
  他的手没一刻安份过,不停地划过我的乳房,我的乳尖早已兴奋的挺直着; 他一手继续揉弄着,一手开始解我的肩带,两边的肩带被他脱下后,我的长裙滑 落到腰间……
 
  「珊,你真的让人想一干再干,知道吗?」他说着。
 
  他的手继续进攻着,一手继续蹂躏着我的乳房,一手往下一摸,隔着裙子摸 到我的阴部:「想要了哦?你这小骚货!」
 
  「啊……」
 
  他一手把我整个长裙扯掉,一手开始解我的胸罩和丁字裤,口中一直念念有 辞:「珊……你这个大奶妹……等下一定好好操你……」
 
  忽地他两手一抽,快速地脱了他的衣物,他把我转向正面,把我推向沙发, 我看到对面阿洪的脸正目瞪口呆地瞪着我,我连看都不敢看,羞红了脸,口中仍 然不争气地娇喘呻吟着。
 
  他戴了套,把弟弟对准阴道口磨磳了几下,就插进来了!没有怜惜,每一下 都深没入底。
 
  「爽不爽?」
 
  「啊……啊……很爽……」
 
  「喜不喜欢被我干?」
 
  「喜欢……喜欢……啊……」
 
  「要不要给阿洪看?」更大力地抽插着……
 
  「啊……啊……」
 
  他把我扶起来,把我转了身,让我正面面对阿洪(不过隔了好几公尺啦), 我根本不敢面对他的眼神。
 
  阿义抓住我的腰,从后面插进我的阴道口,我的手没得支住,只能往后抓住 他的手,两颗乳房就这样在空中晃动着……
 
  这个画面光闭眼想就羞死了!而耳后还有阿义的淫辱对话:「阿洪在看着你 哦,喜不喜欢?」
 
  「啊……不要……」
 
  「抬头看看他,他正在打手枪啊,对不对?」
 
  「啊……」(根本不敢抬头)
 
  「你奶子那么大,想不想要别人来摸?」
 
  「不要……不要……」
 
  「就是要给我干就对了?」更大力的抽插……
 
  「啊……对……」
 
  空气中「啪啪」的是肉体交合的声音,我虽闭着眼也知道我的乳房正大力晃 动着,我怀疑阿义很享受这画面!
 
  「你奶子好大……好会摇……干……干起来好爽……」他不停念着:「喜不 喜欢人家从背后干你?」
 
  「啊……喜欢……」
 
  「那要说「拜托你干大力一点啊」!」
 
  「啊……拜托你……大力一点……」
 
  他大喝一声:「好!那我就干死你!」腰部更大力地抽送着,又开始念念有 辞,口中低语着,速度加快,我知道他快射了。
 
  「干!珊……你好棒……干你超爽……干!你这个大奶……你这个乳牛…… 
  干!干死你……啊~~」一声低呼,他就射精了!
 
  我反身抱着他,紧闭双眼,不敢看阿洪。
 
  等我们喘气完,阿洪已经离开了……
 
  我躺在他身边,两个人在沙发上休息,又是一阵沉默。因为我实在无法把刚 才那些超级淫辱的话跟前几天深情款款的送花连在一起,而且阿洪的事让我不能 忘怀!
 
  「放心啦,」他像是看穿我的心思一样:「阿洪这小子,我信得过他,他不 会怎么样的。他敢怎样,我就把他老二剁下来……」
 
  这听起来还乱有说服力的!
 
  我和阿义的第三次发生在第二次之后两、三天左右。
 
  他白天一直对我很好,真得没话讲,只有在床笫之间会好像变一个人一样。 
  还是人的本性都是这样?出门像贵妇、床上像荡妇?!
 
  那天,他神秘兮兮地提了三个手提袋在我家底下等我。我下去后,他先是载 我去吃饭。我问他提袋里是什么,他也不提,只是笑嘻嘻着,我当然不用问也知 道男人这种笑容是哪种方面的了!
 
  吃完饭,他又提出要到旅馆的要求。
 
  「这次不要再有别人了啦,不然我不想要!」我正色道。
 
  「不会不会,珊珊,你放心好了。」他还是贼笑(淫笑)着。
 
  我们进了房间,他才把那几个提袋拿给我,「今天晚上我要跟你大战三百回 合!」他笑嘻嘻的宣布:「每一次你就穿不同的一件……」
 
  我拿出来一看,总共有四、五件。一件是肚兜,黑色薄纱,长度大概刚好到 腰间,几乎全透明,背后绑带;一件是豹纹的内衣,袖套和丁字裤(应该说是一 套);一件是一件超薄超薄的黑色透明连身裙,薄到比丝袜的质料还薄;一件我 现在一直想不起来,只知道跟SM造型有关。
 
  我的天!这要我怎么穿?
 
  「你哪来的?」我还在震撼当中。
 
  「叫朋友买的,」他淫笑着,早就开始脱衣服了:「去换啦,珊,你穿一定 很美。」
 
  「你买四套,啊……你是可以作四次哦?」我故意嘲笑着他。
 
  「干!就是可以,不行的话我还拿到了药,保证一柱擎天,哈哈!」他笑得 可得意了。
 
  那时的心态真得算是床上很配合的那种,咕哝几句就到了厕所去。我先穿上 豹纹的内衣裤组。老实说,还蛮漂亮的,只是保证是不能见人的。
 
  我走了出去,阿义早就全身赤裸,看到我就像饿虎扑羊一样把我推到墙边! 
  「等一下,阿义,不要那么急……」我半推半就地抗拒着。
 
  这种时候男人都会把「不要」听成「要」!他不停地狂吻我的脸颊、脖子、 胸部,一路往下狂吻;手在我的胸部和脖子上下游移;这样狼吻了好久,感觉上 全身上下没一处不被他吻遍!兴奋、羞耻、刺激感早就涌过我全身……
 
  他把手放进我下面,才没多久就已经湿了一大片!那时,整个人都被淫欲冲 昏头了!
 
  「阿义……人家想……」我娇喘着。
 
  他根本不需要我的鼓励,一把扯掉那件丁字裤(绑带式的),一手把玩着我 的阴道,很快地就把弟弟插了进来。
 
  「爽不爽?」他一边抽插着,一边问。
 
  「啊……爽……」
 
  在这种时候,好像人的性兴奋会被放大的样子!
 
  他大力地抽插着,两手把豹纹胸罩往上翻,搓揉着我露出的乳房:「珊…… 
  我最爱你的大奶……好大……好好摸……」
 
  他两手不停蹂躏着我的乳房,被他玩弄到变形;腰间仍不停地、不规律地快 慢抽插着;我整个人顶住墙壁,快感一波接着一波涌来……
 
  「啊……啊……」
 
  他没有变换姿势,直接改抓着我的腰,腰部的抽送开始加速……
 
  「珊珊……我要射了……射死你……啊……操,……超爽……啊啊……」 
  就这样,他射了!
 
  我们抱着,喘着气……
 
  「珊珊,去换第二件好不好?」我们躺到床上休息了大概半个小时,他说。 
  「可是,你行哦?」我指着他安安静静、垂着头的分身。
 
  「你出来我就行了!」他满脸淫意,笑道。
 
  我听话地到了厕所,把豹纹内衣组换掉,穿上那件肚兜,全身上、下除了肚 兜,什么也没穿!乳房在没有内衣的支撑下,浑圆的稍下垂,从透明的肚兜正面 应该一览无遗,背部则是全空,包括臀部……我心里那时觉得超像脱衣舞娘的! 
  我走了出去,阿义正在用手套弄着他的弟弟,他抬头看到我,我真的亲眼目 睹他的弟弟从萎缩慢慢胀起、勃起到直挺挺的,一跳一跳着,那时,心里竟然有 点小得意!
 
  阿义再度饿虎扑羊地冲过来,他把我转过去,狂吻着我的裸背,他的两手伸 进肚兜里,直接大力地揉着我的乳房,两手用力把玩着乳房,被挑逗的快感流过 全身,我开始不停的呻吟着……
 
  「啊……」我感受到阴道口他的龟头磨擦着,而我早就越来越湿!

   「珊珊,要不要我进去?」他在我耳边问着。
 
  我哪还能抵抗,点了点头。
 
  他抓着我的臀部,用力顶了进去:「好爽……干!」
 
  他手抓着我臀部的嫩肉,大力地抽插着,一手不时地透过我的肚兜,把玩我 的乳房:「干!珊珊你那里很紧,干起来好舒服,干!才进去就快冻未条了!」 
  (现在回忆起来都觉得很丢脸,可是当下这种话真的很挑情。)
 
  「我要一直干……一直干……妈的……」
 
  「啊……啊……」我根本无法言语,只能狂叫,心理的刺激和肉体的高潮彼 此加乘!
 
  他抓着我的乳房,用力地扯动着,腰部一直不停地大力顶着:「干……我要 射……干……大奶妹……我要干死你……啊……」
 
  我感觉到他的手突然一紧,整个人用力抱着我……他又射了一次!
 
  我们又躺下来休息了很久,看看电视。他叫了外送的东西进来,我们边吃着 边聊天。
 
  「珊珊,能跟你做,叫我少活十年我也愿意。」他满意地说着。
 
  「你最好少活三十年啦!」我娇嗔着拌嘴。
 
  这次休息比较久,大概一、两个小时。他似乎感觉到重振雄风:「珊,下一 轮啦,好不好?」
 
  我认份地到厕所换上那件黑色、透明连身裙,里面也是什么都没穿。
 
  我出来时,阿义又再度挺着他的小弟弟迎接着我。这次,他一开始很慢,先 舌吻了很久,手不停地爱抚我的全身,一只手则不停地在我湿淋淋的阴道里进、 出……
 
  「珊,舒服吗?」他在我耳根低语。
 
  「嗯……舒服……」我正享受在全身酥软的被爱抚中。
 
  「那我要干你了!」突如其来的大喝一声,把我吓到了。
 
  他把我推倒在沙发上,两手粗鲁地压在我的乳房上,把衣服一扯,那件超薄 纱质瞬间被扯破,我的两个乳房就这样露出来!
 
  「啊……你怎么……」我一阵惊呼。
 
  「干!大奶妹就是要这样干!」他两手用力搓着我裸露的乳房,不停地揉捏 着,连乳头也不放过,大力地揉……
 
  痛楚融合着快感涌来:「啊……好痛……不要……」
 
  「什么不要?珊……你的奶有够大!我要每天干你!玩你的大奶!……」他 得意地一直念念有辞。
 
  他突然停手,把我的裙襬往上一翻,拉开我的大腿露出阴户:「我要干了, 要不要?」
 
  「啊……」
 
  不等我说话他就挺进,两手继续大力揉着我的乳房,弟弟不停地抽插:「珊 珊……好爽……哦……好爽……」
 
  他不停地玩弄着我那露出的乳房,时而改变抽插的速度,让我更不停地呻吟 浪叫。他忽然把我的两手拉住,这样的姿势,让他每一下都顶到最深!
 
  「干……珊珊……舒服吗?」
 
  「啊……舒服……啊……我要死了……」
 
  「干……就是要干死你……你这大奶妹……干……干起来好舒服……我要一 天干你十次……每天玩你的奶……啊……我要射了……啊……」
 
  他加快抽动,忽然间就全部射进套子里!
 
  我们相拥而眠,两个人都累到没力气玩第四次了。我那时的感觉就是,全身 骨头好像被压碎一样。
 
  谁也没想到,那是我们最后一次做爱!
 
  三天后,我被警方叫去做了笔录,才知道他被抓了。那次笔录做蛮久的,警 察对我有没有帮忙阿义的贩毒一直质疑。
 
  作完笔录,那个警察还恶狠狠地说:「你如果有说谎,我们随时都会再把你 抓进来!」
 
  他们再也没找过我,这点我很感谢阿义。他那时只要叫我帮忙带一点毒,我 不知有没有办法拒绝,我可能跟他一样就被抓了!
 
  *********************************** 
  这故事有个小小的后续!
 
  大概他被抓了一个多月后,我收到一通简讯:「我交保了,现在在XX饭店、 XX房,你穿我之前买给你的那个豹纹内衣来找我。
 
  阿义」
 
  手机是我不认识的号码。
 
  我半信半疑,但毕竟有情份在。
 
  我里面穿着他那件内衣,外面穿正常的衣物赴约。
 
  到了房间,应门的是阿洪!
 
  「嫂子,阿义哥出去一下,他叫我们两个先开始……」
 
  「先开始什么?他没跟我说!」我怀疑地看着他。
 
  「他叫我一起来玩3P 啊!说要庆祝他出来。」他说。
 
  「不可能!我没说好!他不会这样!他在哪?」我更加生气了,转身要走。 
  阿洪跑到门前挡住门:「嫂子,你要相信我,来先脱衣服,不会骗你啦!」 
  「怎么可能?」我大怒着:「你叫阿义出来,我要跟他说清楚!」
 
  阿洪停了半分钟,似在打量着情势。他忽然面露凶光,向我走来,一把抓住 我的肩:「是我骗你来的,怎样?干,少在那里装死!今天没干到你你就出不了 这里!」
 
  我眼前整个一黑,没想到会被这个无赖盯上!那时心里转了千百个念头,一 直告诉自己要镇定镇定!
 
  「好啦,你不要生气啦,有话好说啦……」我先试着安抚他的情绪。
 
  「少废话!衣服给我脱掉!」他仍怒气冲冲。
 
  我依言慢慢地脱着衣服,他眼神像是要把我吃了一样!我脱到露出那套豹纹 内衣,他就扑上来了……
 
  「干,你奶子真的好大!」他一手抓上我的乳房,脸凑过来,试着要吻我。 
  我把脸侧过去,问他:「你怎么会知道我有这件?」
 
  他得意洋洋,继续摸着我的胸部,说着:「你以为是谁买的?阿义叫我去买 的!我买的时候就想着有天一定要叫你穿着干你!哈哈……」
 
  我心底更凉了,一副今天就要给他性侵害的样子。
 
  他迫不及待开始脱衣裤,我看到他脱光衣服,忽然,我反手把房门大开…… 
  他吓了一跳:「你干什么?」
 
  「你不要过来!不然我大叫了哦!」我一手拿着门,跟他僵持着。
 
  他意识到自己全裸着,门又开着,态度软化下来:「好啦,不要这样,关门 啦……」
 
  「你信不信我把这件事告诉阿义?」我质问着他,手仍握着门把。
 
  他一脸茫然,好像没想过:「这……」
 
  「大哥的女人你也敢碰?找死啊你!」我见他气势受挫,开始大胆了起来, 把门一关:「来啊,来上我啊!你敢不敢?不是很想上我吗?」
 
  我抬头挺胸的一步步向他前进,他只畏畏缩缩地抓着裤子往后退……
 
  「嫂子……」
 
  「你搞清楚好不好?你差点没命耶!」我看他现在应该清醒了,就放心地去 拿衣服。
 
  我悠闲地穿着衣服,一面看着他,好像有那种闯了大祸的感觉……
 
  (现在回想起来,我想他应该是一时精虫上脑,才会假冒简讯约我出来,想 强暴我。他应该是脑筋有点直钝的那种,当有人跟他点破他在玩大哥的女人时, 就气焰全消了。)
 
  我一边穿着衣服,一边问他一个疑惑已久的问题:「那天你看我跟阿义做, 是他提议的吗?」
 
  他点点头:「嗯,他说你的身材很好,说我最近表现不错,让我免费欣赏你 的身体……」
 
  我那时心全凉了,有那种所托非人的感觉!原来我的大哥是这样把我当成玩 物!
 
  我仍不动声色,跟他告诫了一番,就离开那家饭店……
 
  *********************************** 
                后记:
 
  后来,我有到看守所探望阿义,但我心里下定决心绝对不要再跟他有什么关 连。我知道他一定是把我当床伴,但我不能忍受当作奖赏给别人欣赏!
 
  没多久,我就佯装我有交男朋友,由于我跟他不算正式在一起(而且我想, 他从没考虑要真的交往),他很君子风度的就说,那就以后各过各的生活…… 
  我从此跟他们断了音讯。
 
  之后好几年,偶然的情况下在报纸上看到阿义的名字,但只是个报导里的不 起眼的名字,是一个贩毒集团的落网里面也有一个洪姓的名字,我依稀记得就是 阿洪的本名。他们应该都被判刑入狱了吧!
 
  这时就更加庆幸那时没有一脚踩进那个世界,不然,现在不可能不吸毒,也 应该会被抓,再要不就去混太妹了!
 
  很扯,对不对?
 
  我现在回头看那时的文字情节,我居然曾经也这样荒唐过。我花了很多时间 把任何可能暗示这些人、地点、生活内容的细节都修饰了,但其它的情节都是完 全真实的,包括差点被强暴,也包括那些淫声浪语。虽然没录音,但我通常是隔 日会写日记的,所以几乎是原音重现的!
 
  有好多年没回想起了,但昨天白天在踏入富丽堂皇的公司大厅时,回想起我 曾在那个世界生存,就很不可置信这样的情节,我可一点都不想再试一次! 
  不过,之后我就有种见过大风大浪的自信了,感觉什么都见过了!
 
  也献给阿义,无论你现在在哪里,我相信你应该不会看到的!
 
  「完」